屯点自产的段子、图和视频
微博@量湿地星

© SSABRIEL
Powered by LOFTER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小徐太适合搞r18g罢了

看到第五集的时候瞎写的,现在看看人物关系都不大对。不过无所谓了,我太想搞小徐了!


-


变态租客对小徐长期的压制心怀不满,小徐不许他们太过张扬,不许他们碰宗佑。可租客们太想杀尹宗佑了呀,于是,他们只好先把小徐杀了。有一天卞氏双胞胎和洪南福他们三个突然就群起而攻,用厨房的平底锅把小徐打倒在地。小徐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想必在他们三个的群攻面前也要败下阵来。


可是,租客就像是一群以恐惧为食的寄生虫,小徐却并不会害怕。无论他们怎么将他绑起来,打断他的肋骨,用刀划开他脖子上的皮肤,血流下来沾湿了他白衬衫的领口,小徐也一声不吭。对了,他们把他的左手也砍掉了,他们一直都很想要砍手的。现在那里缠着一层旧棉布,断肢的部位还有感觉,好像他那只手还在,只是皮被剥掉了,有一种火热的坏死前夕的疼痛。小徐知道这是什么原理,因为他在别人身上试过。小徐知道那手已经不在了,血从凹凸不平的切口底下渗出来,落在地上的滴滴答答声就是小徐唯一的陪伴。有一件事小徐故意没有告诉那三个家伙,免得他们太高兴。就是手被砍掉的时候,小徐痛到勃起了。


租客们让他挨饿,不让他睡觉,办法都用尽了,小徐也像朵枯萎的花一样,身体渐渐失去了生气,脸庞也不再一尘不染,他不再美丽了。可他依然没向租客求饶。怎么办?双胞胎急死了,连嘻嘻嘻都很少再听到。南福说他来试试,就拿了他常拿在手上的那把刀,在小徐的腹部开了个口子。可惜他对解剖什么也不懂,那口子开的歪歪扭扭、深深浅浅的,还把肠子给划开了,非常丑陋,和艺术品相差甚远。小徐看到这样一个失败作品被留在自己身体上,终于露出一点不快的神色,但也没说什么。卞氏兄弟在失望之余,发现了小徐露在外面的肠子上的豁口,破天荒地给小徐填食了很多过期的煮鸡蛋。并非出于什么好心,他们只不过是想过一小段时间后,把东西再从小徐的肠子里掏出来玩而已。不过没过几天,小徐露在外面的内脏就开始感染坏死了。被切破的肠子再加上双胞胎经常用他们那脏手指去里面戳来搅去,就发炎肿胀起来,从皮肤底下翻出来,白花花的,那个口子也被挤得看不到了。


最后,还是福顺大婶聪明,想了个办法,拿小徐自己用的注射针头,给他注射了原本用来下药宗佑的迷幻剂。小徐小时候在精神病院时(这设定是我瞎编的)接受治疗时常被注射类似的东西,所以有些耐药性。大婶看看不起作用,只能加大剂量,一针又一针,日复一日,小徐的手背上已经布满针眼,化了脓,没地方下针了,大婶就撸起他的袖子,从他臂弯的静脉打进去。终于有一天,小徐看不见了,他的精神分崩离析,他不再平静了。


双胞胎把他从椅子上抬起来的时候他在流泪,眼泪从他红肿的眼睛里不停淌出来,然后积留在他深陷的眼窝里面,好像一潭死水。他们把小徐放在医用躺椅上,现在无需捆绑,生病的小徐,好像连骨肉都萎缩了,他不可能、也不会想再逃去什么地方。他只是觉得好难过。好像没有什么是好的了,小徐感觉不到自己的脚趾,手也捏不成拳,每一次呼吸胸骨被空气抬起来再放下去的时候,都要从里到外地碎掉一遍。他脑子里面想起很多很多小时候的事情,一遍又一遍反复回放。他惨白的童年里为数不多的好的,现在看来,其实也是坏的。


这些记忆就像有人用一根生了锈的铁棒插进了他的脑袋里,一下下把他的脑子给捣烂了。过了很多天,可能也没有多少天,小徐很轻很轻地叫了福顺大婶,拜托她,把自己杀掉,杀掉就好。大婶当然不同意。双胞胎和南福好不容易玩高兴了,才能让她清净一会儿。可是小徐求啊求啊,他什么别的话都不说,只是小声地哀求着这一件事。大婶也从来没见过这个样子的小徐,就把手放在了他冰凉的额头上,算是答应了。突然,小徐呜呜咽咽哭出了声,他的哭声细细的,从喉咙底往外冒,因为他突然觉得好委屈,就像是小孩终于要到了妈妈手掌柔软的安慰那样委屈。他哭得像条小狗,脸都皱了起来,肩膀一抽一抽的。福顺大婶说,好了,我会把你杀掉的,杀掉就都好了。她虽然是这么说的,可是谁都能看得出来,小徐的生命原本也没有剩下多少了。


小徐最后还是被他自己的作品毁坏了。


评论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