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点自产的段子、图和视频
微博@量湿地星

© SSABRIEL
Powered by LOFTER

《弄假成真》




作者:TMar

授权翻译:02-SSABRIEL

摘要:尼欧爱那个他愿意去拯救的唯一的人。

原作笔记:我是在2000年写的这篇。不记得我是否将它在什么别的地方发表过了。这篇写得比《黑客帝国》后面两部以及动画都要早,所以它实际上是和正剧平行的AU。

(老斯废话:这也是我觉得这篇值得翻译的地方。那时第一部电影刚刚上映,你可以从里面读到,当时的影迷对剧情的一些发散猜想、对人物的补全猜想,即使在最后不会都被印证,依然很有意思。)




即便在真实的世界,在他的梦里,他仍能感觉到:在那离析的一秒钟内,他是知道墨菲斯没办法成功逃离的;他知道得由自己跳下去,去填补那段距离;当他也正是那么做了之后,他们的身体在半空中相接,他知道自己救了那个人,那个人将他从安全的人造奴隶世界中拽了出来,来到了这个渺茫的、阴郁可怖的真实的世界


他爱他,他现在明白了。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做那个梦:墨菲斯跳下来,同他一起,他们紧紧相连……感觉很好。哪怕知道那不是“真实”的;那并未“真的”发生,也不能阻止这些感觉,以及想法,以及梦境。在最开始,当他第一次在程序中从大楼一跃而下,墨菲斯说什么来着?“你的意识将它弄假成真了。”


他的意识将它弄假成真。而他知道自己永远不会松手。过去不会,他们被吊在直升机底下时不会,现在也不,永远都不会。他所感受到的是真实的。先知亲口说的:成为救世主就像坠入爱河——没人能告诉他是或不是。他知道自己现在是“救世主”了。他做到了没人能做的事情,人工智能在这颗星球上的未来黯淡无望。终有一天,发电厂将不复存在,人们身上不再会有接口,没有人会被用来给机械发电。他知道这些,因为他是救世主。与这同样令他确信的是自己对墨菲斯的爱。


他爱墨菲斯。确切地说,他猜,他们爱墨菲斯。墨菲斯是反叛军之中最有价值的一位指挥官。他们都很忠诚,愿意毫无保留地追随墨菲斯。是,的确如此。他们中的任何一员都会毫不犹豫地为自己的领导者献出生命。他们会为他而。而尼欧想要为他而


为别人而死总是比为他们而活容易。他知道这一点。也许当一位殉道者并不容易,但在死亡面前,人无需承担后果。殉道者不必每天隔着桌子看着他的领袖,假装他不爱他或不想要他。老鼠那句话讲得没错,除了食物,身体还需要另一种滋养。他“拜访”了那个红衣女人,那位“话不多”的女人。尼欧原以为他会很感激自己接受了老鼠的提议,但他只感到空洞,因为他很清楚,那不是真的。


在矩阵里面,她暖和、温柔、毫不吝啬。这是愉快的,他的意识当然喜欢。但他仍觉得不对劲。他现在能分辨什么时候是真的,什么时候不是。他可以检测出电阻编写的程序和人工智能创建的矩阵与现实世界之间的差异。他也可以追溯过去,他所有的记忆都被一种虚假的感觉污染了……除了他从直升机上跳下来时抓住墨菲斯的那一刻。每件事,直到他被走廊里的特工所打倒,一切都有种虚幻的感觉……除了那唯独的一刻。


“你的意识将它弄假成真。”那是他留存起来的一刻,日复一日,在梦里,也在清醒的世界。


“尼欧。”


尼欧惊愕地抬起头,看着他的长官。“嗯。”


“你感觉怎么样?说真话。”本能地,尼欧知道,墨菲斯一定留意到了他的反常。他不得不。


“很累。”尼欧脱口而出,他正望着墨菲斯站在狭小舱室门前,这姑且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


“你应该休息。”


“不,我不想。”


“做噩梦了?”


尼欧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你怎么——?”


“我们都是。人们常常梦到自己的过往人生。家庭,我们爱过的人……假以时日他们便不再频繁地造访你了,你会看到的。”


“墨菲斯。”关于矩阵的疑问尚不清晰,尼欧还有许多未知。“我们的家庭——他们是真实的吗?我的意思是,我的双亲是赋予我DNA的人,还是说他们只想要个孩子,矩阵便把我分配过去?”


墨菲斯不寻常地微笑了。“我不知道。有些东西,我们永远没法儿知道。我们没法儿知道特工说的那个被人们的意识所排斥的矩阵原型机是否真实,也没法儿知道——”


尼欧又问,“墨菲斯。”


“什么?”


“你是做什么的——在里面时?”


“这要紧吗?”


尼欧耸耸肩。“我猜不要紧。我只是好奇……我原本是软件工程师。崔尼蒂黑进过国家税务局。每个人似乎都与电脑有关……”


“我是联邦调查局探员。”


“喔哦。是真的吗?”


“矩阵中有各种各样的特工。有感知程序,有跟踪程序,也有很多像我这样的…正常的人类意识,我们做一些不得不做的工作,以保证他人被人工智能继续奴役。我通过电脑、电话线、纸迹追踪人们……这是我的专长。当我获得自由时,当我发现那些机器都干了什么,我成了一个危险的敌人。我知道它们的真面目、它们是如何运转的。因此我必须被消灭。”


“我……”尼欧一时语塞。他不知该说什么


“睡一会儿,尼欧。试着别去做梦。”


尼欧点点头,门随即关上,将他留在冰冷的舱室中,独自一人。




“你知道吧,她爱上你了。”坦克一边说,一边坐着检查程序。他们以及其他的反叛军已经解放了不少人类的意识,但让全世界的人口全部都做好解除链接的准备尚需时日。有些人也许永远无法做好准备。就像西弗,他们更依赖矩阵所创造的那个安逸、舒适的世界。


“谁?”尼欧没有看坦克,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


“崔尼蒂。她爱你。我听到她说了。”


尼欧点头。“先知说过,她会爱上救世主的。”


“你们得在一起,伙计。生几个真的孩子。”


“那是有可能的吗?”尼欧终于将视线从屏幕上移开了。


“当然。你也许在矩阵中长大,可你的身体依然是百分之百的人类。假如你能有你自己的,真正的孩子,岂不是很棒?”


“你就有。”尼欧突然意识到。


“哦,没错。她就在这儿,在锡安,和她母亲一起,等着我回家。这是件美妙的事。你也应该试试。”


尼欧希望他知道该怎么回答。崔尼蒂……他们之间的确存在某种感情,但他明白,那不是爱。她爱着他,可……


“我和崔尼蒂之间,”尼欧终于答道,“不是那样的。那是……我的确关心她,但……”他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她很适合你。”


尼欧沉默不语。他无法否认这一点。


“它们不敢拿我们怎么样,”坦克继续说下去,“你是也这么认为的。我们争取到了时间。别因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原因就犹豫不前。要及时行乐,老兄。”


“要及时行乐。”尼欧重复了他的话,自言自语道。这是建议很中肯。及时行乐。勺子不存在。每个人第一次都会坠落。你的意识将它弄假成真。


尼欧想要和那个人在一起,那个唯一的,他绝不会任其坠落的人。




墨菲斯开始担心他了。他能感受到、觉察到。墨菲斯总是关照着他,无时无刻……崔尼蒂则显得悲伤,没有防备……他永远也不会成为她所需要的。他也无法属于她,成为她的爱,她的爱人。他对她束手无措,只得沉默。他可以想见那会伤害她,可别无他法。看起来,在处理个人情感方面,矩阵外与矩阵内的尼欧同样笨拙。


“你还好吗?”在执行下一个断联矩阵奴役意识计划之前,他们有段安静的休息时间,在空档中,墨菲斯这么问尼欧。


“我只是累了。”


“西弗也只是累了,”墨菲斯说,显然在暗指什么。


“我是救世主。”尼欧说,意思是,我绝不会像他那么做。


“你不仅是累了。”墨菲斯说,意思是,我知道。


“是的。我在想崔尼蒂。先知告诉她,她会坠入爱河,而她爱上的人就是救世主。”


“但先知从没说过,救世主爱的会是她。”墨菲斯又比尼欧快了一步。


“对。”


“那不是你的错,尼欧。”


“我总感觉是。”


“有些东西比现实更坚不可摧。”


“你指的是爱。”


“是的,以及其它的东西。”


“其它的什么?”他必须知道。墨菲斯会告诉他的。墨菲斯总会告诉他所有事。


“欲望。感情关系。表面上的风平浪静。”


“我以为我们没时间享受风平浪静。”


“我们得制造时间。否则一切都是徒劳了。”


“及时行乐。”尼欧引用。


“嗯?”


“坦克曾提过的一句话。要及时行乐。”


“好建议。你会照做吗?”


“我……”尼欧移开视线,看着地面,或任何除了他的长官以外的地方。“我不认为我能够。”


“你是说,不能够和崔尼蒂。”


“不能和崔尼蒂。”


“那么,是谁呢?”


这是个简单的问题,并无更多。但尼欧无法抗拒去回答它,就像他无法抗拒去拿那颗红色的胶囊。“你。我想要……你。”他鼓起勇气看着墨菲斯的眼睛。“


“我。”墨菲斯看上去并不惊讶。但话说回来,他从来没露出过惊讶。


讲出那句话给了尼欧勇气。“我爱你。”当他看到墨菲斯没有移动,他又说了一次。“我爱你。”


“我把你从矩阵中唤醒。”这是尼欧能得到的最接近解释的答案。但这不是他想要的。


“不。先知告诉我……成为救世主就像坠入爱河。爱或不爱,你就是知道。而我知道。”他放肆地看着墨菲斯的脸。


“你想放弃之前的人生中所受的教导,与我在一起。”


“如果你这么说的意思是,我有没有突然变了性向,我想提醒一下,这些标签都是矩阵制造出的。它们在这个真实世界毫无意义。”


“所以这就是你的梦。”他的长官突然善解人意地说。


“是的。从特工的大楼救你出来,我是在那一刻知道的。那是我在矩阵中唯一感受到了真实的一刻。”


“你的——”


“——意识将它弄假成真。”尼欧说完了那个句子。“我了解得彻彻底底,墨菲斯。”随后他笑了。


墨菲斯的手掌覆上了他的脸颊。“我从没这么做过。”


“你是说没在这儿做过,在真实世界。”


“正是。”


“告诉我,你爱我。”尼欧说,朝墨菲斯挨近了些。


“我爱你。”墨菲斯承认道。


他们之间现在仅有几英寸的距离。“敬爱英雄的那种爱?”尼欧喃喃。


“就是爱,无论它从何而来。”


于是他们接吻了,极其美妙,生机勃勃,还很真切。尼欧意识到,当他自己真实的躯体充满欲望、需求和索要时,它运作得相当良好……他们现在都站着了,身体挨在一起,挤在控制台前,就像他们在矩阵那离析的一秒里那样。“天啊,我想要你。”尼欧低声说,微微与墨菲斯拉开距离。“我想要这个。”他将自己更紧密地靠在他的领袖身上,他的


他能感觉到墨菲斯的右手触碰着他,探索着他,甚至,当墨菲斯的左手也紧紧握住他的时候,这正是他自第一次见到墨菲斯以来一直想要的感觉。“欢迎来到真实世界。”墨菲斯说。


尼欧凑过去,索要下一个吻。“欢迎来到真实世界。”他低语,墨菲斯笑了。他们的嘴唇胶着在一起,墨菲斯用手臂将他环抱,轻微地收紧。


尼欧打断了那个吻,试图呼吸空气,一种感觉席卷了他。“我……上帝啊,我……”


“我在这里,“墨菲斯说着,没有松手。“你只管去感受。感受所有的。”


尼欧仰着头,呼吸着,好像缺氧似的,让这些感觉把他带走了。


“我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他平静下来后说。“从来没有。”


“机器永远不会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他把沾着粘液的手举到尼欧面前。“看。”


他看了。只是粘稠的证据……等一等。这是他来到真实世界的第一次。他知道他的长官一定在向他展示什么。


“这就是他们想要否认我们的,尼欧。我们有能力勇往直前,用属于我们自己的方式创造我们的种族。这是我们为之奋斗的东西。”


“是的。”尼欧将手递过去,回报他的长官。


墨菲斯做起这件事情来十分优美,就像他做其他事情一样。他就在这儿,在尼欧的手中,还活着。活着,温暖,流畅,柔软,坚硬……他耳中闯入墨菲斯温热的呼吸,胸腔里泵动的声音,他朝他手中挺进来的样子……这就是生命。毫不作假。那股黏糊糊的暖流涌进了他的手掌,这更证明了他们是活着的,是人,比机器所能理解的要多得多


他们互相看着对方的眼睛,笑了。这是尼欧第一次看到墨菲斯真正的微笑,他看起来的确是快乐的。尼欧向他的领袖伸出手来。他们的手指交握在一起,混合着精液,这个动作意义非凡,几乎带来了一种身体上的愉悦。


“我爱你,墨菲斯,”尼欧说。“我一生都在寻找什么……不仅仅是问题的答案。也是这个。。忠诚。那些在矩阵里毫无意义的东西。”


“而它们在真实世界中重要得多。就像我对你的爱。”


他们一同安静地走向浴室。水是温的,肥皂粗粝,但尼欧期待这一切,喜爱这一切。“如果先知说我不是救世主时,其实是在说真话呢?”尼欧问道,墨菲斯的手拂去他背上的泡沫,露出他曾经被奴役的证据。那问题是双重的,隐含着潜在的疑问,如果我不是你的救世主,你是否仍爱我?


“那么你会成为救世主的。”墨菲斯说,“因为我相信你。我一直相信,并且……”


“你的意识使它成真,”尼欧补充道,听到了他的答案。“对我来说你就是救世主,因为我爱你。”


“是的。”意思是说,‘我爱你在先。’


尼欧把身子挪开,望着那双乌黑的眼睛,那双第一次便看进他灵魂深处的眼睛。“你一直爱我,”他说。“你爱我”。


“我看到别人熟视无睹的东西。我看到你的内心,我没法儿解释但就是能。即使在矩阵里,你真实的自我也在呼唤着我。我不可能忽视那个召唤。我这么做是因为…我必须。”


墨菲斯擦干尼欧的皮肤时,粗糙的布料刮痛了他,但他几乎没注意到。“你以前说过一次。”


“从诸多层面上来讲,你都是被需要的。不可或缺。我需要你。人类也需要你。”


“我也有所需要,墨菲斯。”尼欧看进了他的长官的眼睛。


“我知道。”


他们亲吻;温柔地,实验性地,学习着在真实世界中以这种方式相处。然后墨菲斯结束了这个吻,开始穿衣服。尼欧跟着他照做,等待着他下一个宣言。


“我认为……我永远不会停止需要你。”说这话的时候,墨菲斯的语气还是那么冷淡,但尼欧却感到了潜在的绝望、匮乏和……爱。


“跟我睡吧,墨菲斯,”他说。“躺在我的床上,和我一起,让我们互相拥抱。让我们在一起,懂得这是真实的,没有什么能够剥夺这些时刻。不管明天发生什么,不管我们在矩阵里做什么,无论如何。”尼欧伸出手来。墨菲斯紧紧地抓住它,让尼欧想起了那天在直升机上的情景。


他们在去往墨菲斯的小舱室时没有说话。那舱室与尼欧的一样;事实上,它与尼布甲尼撒号上其他船员的舱室都相差无几。他们经过时,崔妮蒂正在值班监视矩阵,但她没有抬头,尼欧也不知道她是否看见了他们。他不知道该寄希望于哪一个:她曾经对他有所期待,现在她知道了,或者她没有,而一直处在对他们之间关系的认识的盲目地带。但无论如何,他对此都无能为力。


墨菲斯的舱室很冷,但是,躺在墨菲斯的臂弯里,他浑身都感到温暖,这温度足以使两个人都得以安眠。


他们一夜无梦。




END




原文链接: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590698

评论 ( 2 )
热度 ( 37 )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