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点自产的段子、图和视频
微博@02-SSABRIEL

© SSABRIEL
Powered by LOFTER

[授翻][神奇动物在哪里][Graves/Credence]盲目崇拜|False Idol


作者:kyrilu
翻译:@02-SSABRIEL
摘要:三次珀西瓦尔·格雷伍斯在克雷登斯面前使用了魔法。


-


当格雷伍斯先生第一次为克雷登斯治愈掌心那些红色伤痕的时候,克雷登斯盯着自动缝合的残破皮肤,眼底闪烁着惊异的光芒。

“这个,”他说,“是魔法吧。”

格雷伍斯先生侧了侧脑袋。“是的。而你很快也能够自己做了。但是,你需要先证明自己。”

克雷登斯点头。他看向自己的手掌,意识到自己正在这么想:他情愿再被惩罚,情愿把自己弄伤,只为了能再次感觉到这东西。感觉到格雷伍斯先生捧着他的手掌,将疼痛带走,伤口和淤青渐渐愈合平整,就像什么东西划过了一潭池水。


                            —————



格雷伍斯先生第二次在他面前展示魔法,是由于一个意外。那天夜里,克雷登斯正在公园长凳的一旁等候,他突然看见了一展摇曳的光亮。是那种色调柔和的白蓝光线,而不是电灯的暖黄光。

格雷伍斯先生在找我,他想。他感到有什么东西捆绑在胸前,令他几乎无法呼吸。

“看起来就与闪电无异,”克雷登斯自言自语道。他呢喃着,“他的闪电光照世界,大地看见便震动。”

对于圣言他记得的太多,《圣经》那易碎纸张上的诗句与罪责,在他脑子里蔓延丛生。他母亲传单上的那些话令他最为铭刻在心——恶魔,怪物,畜生——而他每天都能感觉到它们如荆棘般锋利。

此刻,他看着那小小的光点,如大地被闪电光照之前那般的,他也颤抖着。

格雷伍斯的轻笑从黑暗中传来。“害怕小小的荧光闪烁咒吗?”

“荧光闪烁?”

“一种点亮魔杖杖尖的魔法,”格雷伍斯先生解释,在靠近克雷登斯那端的长凳上坐下来。

“与拉丁文前缀lumen相联系,意思是光亮。许多咒语都能够追溯到拉丁语。”

“Lumen——就像lux一样对吗?神说要有光。”克雷登斯说。

“没错。我知道的,你是个聪明的男孩。”格雷伍斯先生表示。他嘴角不着痕迹地牵起弧度,一个微笑,克雷登斯感到心脏再一次紧紧绞起。

神说要有光,神说要有光,克雷登斯在脑海中重复。这是他第一次,几乎是在对着魔法祈祷。


                             —————


他呢喃着,荧光闪烁,荧光闪烁,荧光闪烁,身上盖着被子,手伸在外面,悬空在身前。但丑陋感仍在将他撕碎,他知道,在身体深处,他太过虚弱、太过无用,也无法做这种事,无法像格雷伍斯先生以及他的魔法一样。

他早该清楚这点的,但这还是将他刺痛了。他一整个早上都因此魂不守舍,以至于没能发掉足够份额的传单。

他母亲这次没对他使用皮带。相反地,她把他赶到外面的雨里,让他挨饿。他来到与格雷伍斯先生见面的其中一个地点,在那儿徘徊,雨把他浇得透湿,他的胃很痛。

今天本不该有会面的。但克雷登斯仍抱有某种愚蠢的期盼,这能令他多少觉得好过些。呆在这里。好像格雷伍斯先生给了他某种暗示似的,而他会出现在这里,安抚克雷登斯,告诉他,他值得拥有魔法,他是个好孩子——

就在这个时刻,克雷登斯意识到他比自己曾以为的那样更接近一个罪孽缠身之人。他发出一声抽噎,清楚地知道他母亲会把他叫作什么;他知道,现在,假如格雷伍斯先生也知道,他会抛弃克雷登斯的。他会永远离开。

“克雷登斯?”

克雷登斯冲着格雷伍斯先生声音传来的方向回答,“先生?”他磕磕绊绊着,“我…我知道我们今天不该见面。”

“她又弄伤你了?”格雷伍斯先生问。这是个温和的问题。他的嗓音柔和动人。而当他伸出手,他温热的手掌覆在克雷登斯被雨打湿的脸庞,就像闪电照亮夜空。他的触碰,同样的,也很温柔。

克雷登斯摇头。“不,我的手好好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我很抱歉浪费了您的时间。都是我的错。”

我很抱歉,因为我不正常,因为我毫无用处,他没能说出口。

我让一切都白费了,他没能说出口。

格雷伍斯先生将魔杖拿在手上,克雷登斯等待着疼痛和惩罚的降临。相反地,他感到自己被一阵暖流充满了:他的衣服和头发变干燥了,一道看不见的屏障在头顶上形成,护住了他们两个,将那些雨点挡在外面。但当格雷伍斯先生放下魔杖时他仍在颤抖。

“你抖的像片树叶,”格雷伍斯先生说。“呼吸,克雷登斯。”

他的手掌转而捧住了克雷登斯的下巴,沿着下颌的线条抚过。这感觉很好;这感觉太好、太好了,好到克雷登斯为这其中隐含的温柔大口喘息。他又能呼吸了。

克雷登斯试着将那股体内升腾起的渴望搪压下去。他问道,“魔法,能使人成为神明吗?有时候我会想——当您使用魔法的时候——”

这是他犯下过的最甜蜜的亵神之罪,因为这令格雷伍斯先生微笑,他的瞳孔因为愉快,也可能是赞许,而变成一种深色。克雷登斯感到自己面孔发烫,颤抖暂时打住了。

“总是那些绝望着的人,” 格雷伍斯先生说道,嗓音柔和。“总是那些渴求着的人。”

格雷伍斯先生收回了手。克雷登斯被他抛在身后,皮肤上还残留着触碰过后的空虚。


                            —————


他的愤怒时常斩头露脚。在一天将近时,他总是不足够好,无论对他母亲还是对格雷伍斯先生来说。他手中从来就只有那根边缘锋利的皮带,以及那些微不足道的撩拨和赞许,他也知道,他不该想要的太多。

所有的伤口和疼痛化成一场无法控制的爆裂。

神说要有光,神说要有光,克雷登斯这么想。

可这儿仅有的是黑暗。


-


评论 ( 4 )
热度 ( 91 )